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关于新疆吐鲁番、巴音高勒、伊犁、阜康等地 草原建设、湿地保护与荒漠治理 情况的考察报告

    来自:mjy    发布日期:2019/12/9 15:41:00

      

     

    为进一步解放思想观念,推进我旗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步伐,探讨适合我旗生态建设和保护工作的新模式、新思路,切实加快我旗“生态宜居”建设进程,旗人大常委会组织部分组成人员和旗林业和草原局、部分苏木镇负责人12人组成考察组,在副主任张学磊带领下,于6月13日至22日赴新疆吐鲁番市、和静县、伊犁、阜康市等地,学习借鉴与我们处于同纬度、同类型地区的新疆在林草生态建设、湿地保护、荒漠治理及利用等方面的一些好的经验和做法。通过考察,所到地区在林草产业发展、生态治理、草原保护利用中取得的成绩,让我们拓宽了眼界,得到了启发,如何做到“在建设与保护过程中更好地合理开发利用,在合理开发利用过程中更好地建设与保护”,还需要我们因地制宜、进一步探索和实践。

    一、考察情况

    (一)特色种植从“有形”到“无形”,戈壁绿洲瓜果飘香

    考察的第一站,我们来到了闻名全国的以葡萄种植为主特色瓜果之乡吐鲁番市,在当地人大的引领下进行了考察。吐鲁番是通过“坎儿井”引天山融雪水入川灌溉形成的戈壁滩上的一片绿洲,葡萄种植为主的林果业发展与众不同,品质广受赞誉。近年以来,吐鲁番市围绕巩固葡萄种植和建设“万亩桑园、万亩杏园”的发展思路,狠抓绿色通道、城市防护林、农田防护林、村庄绿化等一系列林业工程,使戈壁绿洲生态环境得到进一步改善,绿意盎然、生机勃勃现在,除了大面积种植葡萄外,还有杏、桑葚、核桃以及哈密瓜、西瓜等,每年通过举办各类节庆主题活动,实现了吐鲁番人不仅要把火焰山下建成“花果山”、还要变成天下最美绿洲的梦想既推动了生态产业发展,也带动了特色旅游和农民增收。名声在外的美誉和良好的生态环境,使吐鲁番变成了火焰山下的清凉世界,游人纷至沓来,即观赏游历了戈壁绿洲亲身体验了瓜果采摘

    (二)湿地保护从“封育”到“善用”,带动绿色经济腾飞

    1、博斯腾湖湿地保护。博斯腾湖是我国最大的内陆淡水湖位于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面积近千平方公里,自古就"鱼、盐、蒲、苇之利",是新疆最大的渔业生产基地,湿地茂密的芦苇国重要的芦苇生产基地 2018年列入“国家湿地公园”考察中我们了解到,近年来,博湖县围绕博斯腾湖湿地建设,加大了技术创新和资金投入力度,芦苇产业和渔业得到了良好开发利用。一是盘活了芦苇产业。从种植、复壮、采割、储运、制浆、造纸、销售及技术咨询苇浆制作的各种生活用纸、芦苇编制的各种器具以及芦笛、芦苇画、芦花保健枕等产品应有尽有,芦苇生物有机肥研发又使产业链条进一步延伸。二是壮大了渔业产业。在博斯腾湖中人工放养和自然繁殖池沼公鱼、草鱼、鲢鱼、赤鲈等30多种的淡水鱼类品种,开发加工生产多个品种的野生鱼罐头产品,成为渔业养殖、科普教育基地。同时,博斯腾湖加大治理大气污染固体废弃物处理、污水处理等方面投入力度,达到环保要求,并依托自然资源开发生态旅游,形成了人与自然和谐共处、良性发展的良好局面

    2、赛里木湖湿地保护。赛里木湖是新疆海拔最高、面积最大的高山封闭型冷水湖泊,总面积1304.1平方公里,属典型的大陆性干旱气候,受干旱少雨影响,决定了环湖草原及其脆弱的生态条件,一旦受到破坏很难予以恢复。为此,作为当地的水源涵养区域,赛里木湖纳入了国家草原生态补助奖励范围,附近居住的近千户牧户带着13万头(只)牲畜全部移民搬迁搬离了环湖区域,让出了20多万亩草场,为生态保护赛里木湖做出了奉献。与此同时,赛里木湖作为新疆首个国家湿地公园,进行了保护性建设和开发,实施了生态保护与修复、污染防治、核心区草场人工种草等,区域内植被覆盖率大幅增长;引进高白鲑、凹目白鲑等冷水鱼繁育养殖,经过十年的发展已成为新疆重要的冷水鱼生产基地开发生态旅游绿色产业,建设了生态木栈道、生态游览步道、旅游车辆停靠站等设施,用旅游收入进一步加强对流域自然景观和生态环境的保护。

    3、天池湿地保护。天池自然保护区从1998年纳入天然林保护工程后开始建设,先后启动了国家重点公益林建设、封山育林、人工更新造林、禁牧、三工河流域综合治理、生态移民、建立生态环境监测、天池淤沙治理、违建设施清退、保护区环境容量调控等一系列保护治理措施,探索出了一条成功的生态恢复和旅游开发并行的好路子,天池自然保护区范围被列入了国家地质公园国际人与自然生物圈保护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

    (三)草原建设从“游牧”到“有序”,生态得到休养生息

    1、巴音布鲁克草原保护。在巴音高勒蒙古族自治州和静县,我们了解到,巴音布鲁克草原是国最大的高山草原四周山体海拔均在3000米以上为典型的高寒草原草场、高寒草甸草场、高寒沼泽草场和山地草甸草场。2011年起,和静县全面实施草原生态保护奖励补助机制,加大政策补偿力度,通过落实退耕还草政策、住房和配套圈舍暖房补贴、草原生态保护奖补制度以及大力开展人工饲草基地建设,共实施退牧还草面积10余万亩,禁牧休牧65万余亩,草畜平衡2700多万亩,划定冬夏牧场并规定时间转场。时值6月,我们看到牧民正有序赶着牲畜从冬牧场转去夏牧场。据陪同的当地人大负责人介绍,这里有2万多人口、2.4余万平方公里草场,放牧60多万头(只)牛羊,是新疆的重要牧业基地之一,近年来通过实施牧民搬迁、围栏禁牧、草原生态奖补、水源涵养区保护等措施,草原生态环境明显改善。同时,得到保护的草原引来了“金凤凰”,六、七、八月份还会有大量国内外游客慕名前来,看碧绿无垠的“天堂草原”,看开都河的“九曲十八弯”,看天鹅“水中芭蕾”,草原生态旅游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也为牧民增收拓宽了途径。

    2、那拉提草原保护。那拉提草原总面积1948平方公里,有森林面积40万亩、优良草场面积130万亩,山地草原林草交错呼应,优美的草原风光与当地哈萨克民俗风情结合在一起,自古以来就是新疆著名的天然牧场。但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由于游牧和牲畜数量增加、严重超载放牧,草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退化。为了有效保护牧场资源,近几年那拉提镇先后争取退牧还草、游牧民定居、毒草治理等项目,哈萨克游牧民族人口定居率达到80%以上。同时,实施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机制,实施禁牧补助、草畜平衡奖励措施,加大草原生态建设,通过人工草场置换天然草场、建设固定棚圈等方式,实现了牲畜舍饲圈养,极大的减轻了草场的压力。游牧民定居也改变了原来的生产生活方式,从事牧业的通过暖季放牧、冷季舍饲缓解了畜草矛盾,还有部分人口定居后从事了其他行业,以牧为主大为减少,草原得到有效恢复。 由于那拉提草原以独特的自然景观、悠久的历史文化和浓郁的民族风情构成了独具特色的边塞风光,当地政府通过招商租赁等方式开发草原生态旅游,重点打造“草原观光、文化体验、生态度假”三大品牌引导定居人口从事旅游产业,对草原生态旅游环境进行了功能分区和保护,做到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

    (四)荒漠治理从“善治”到“巧用”,让黄沙变成了金沙

    塔克拉玛干沙漠位于新疆塔里木盆地中心,占新疆南疆总面积的三分之一,沙丘类型复杂多样,变幻莫测当地的生产生活用水绝大部分依靠上游山脉冰雪融水形成的塔里木河 20世纪50年代以来,受气候变化和人类活动的影响,塔里木河下游近400公里一度出现断流。为改善塔里木河中下游生态环境并治理塔克拉玛干沙漠2001年6月,国务院实施了塔里木河流域近期综合治理项目,总投资107亿元,通过实施灌区节水改造、地下水开发利用、博斯腾湖输水系统、生态建设保护等九大类工程与非工程措施,进行塔河综合治理。当地政府也采取人工编织草方格建立防风固沙网等方式治理塔克拉玛干流动沙漠,并对重点区域实施封禁项目,促进天然植恢复,有效增加覆盖率。在加大沙漠治理的同时,一些村寨巧用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名声”,在沙漠边缘选择有沙、有水、有草、有树的地方兴起了沙漠生态游。如罗布人村寨充分利用塔克拉玛干沙漠、游移湖泊、塔里木河、原始胡杨林、草原天然景观资源,可涉河水、穿森林、骑骆驼观沙海可狩猎、滑沙乘舟捕鱼,听民歌看篝火舞蹈睡茅屋,领略古老的罗布民族风情,成为“巧用”沙地开发旅游“黄沙”变成了“金沙”的典范

    二、考察体会

    (一)发挥特色优势,追求效益最大化

    吐鲁番市地处戈壁,具有独特的暖温带大陆性干旱荒漠气候,四周高山环抱,增热迅速、散热慢,形成了日照长、气温高、昼夜温差大特点,而位于火焰山下的葡萄沟,在这种独特的地质和气候条件下发展特色种植,主要种植无核白葡萄及马奶子红葡萄等品种,以盛产优质葡萄而闻名。无核白葡萄皮薄、肉嫩、多汁、味美,营养丰富,素有"珍珠"美称,晾制的葡萄干含糖量高达60%,被视为葡萄干中的珍品,畅销国内外同时,风景秀丽的戈壁绿洲也吸引着人们,每年有大量游客慕葡萄盛名、火焰山神奇前来,助推了当地特色葡萄种植产业的发展。“葡萄”也成为了吐鲁番市的一张亮丽名片,葡萄种植得到大力推广,包括市中心1600米的“青年路步行街”两侧都种植了葡萄,每到夏季像搭起的绿色凉棚,市民可以纳凉休闲、观赏节目,成为了吐鲁番市乃至新疆的标志性公益设施。

    罗布人村寨充分利用塔克拉玛干沙漠、塔里木河形成的独特景观,在加强沙漠治理的同时积极开发利用,变地理劣势为资源优势,使沙漠、胡杨、水泊、人浑然一体,成为了人们探险猎奇、旅游休闲的胜地。

    (二)恢复湿地滩涂,达到生态水循环

    考察所到的博斯腾湖、赛里木湖、天池三个自然保护区,都采取了非常严格和严厉的措施,把沿湖湿地及入湖各河流湿地加以保护,不得以任何理由对湿地进行开垦和破坏。沿途早先开垦的土地,有的已经弃耕覆草,有的种植了多年生紫花苜蓿等牧草,成为了优质的牧草基地。通过实地查看,湿地范围非常广阔,涵养了大量水源,形成了湖水巨大的吞吐空间。由于入湖沿河及沿湖的生态系统没有被破坏,或者已经得到恢复,达到了流域内的生态水循环,多少年来这些湖泊始终像一面面镜子,镶嵌在美丽的天山草原上,滋养了世世代代的草原牧人,成为了人们难以割舍的生活慰藉和精神寄托。

    (三)保护草原植被,开发绿色聚宝盆

      巴音布鲁克草原和那拉提草原是新疆两个不同类型的草原,在保护措施上实行了轮牧、休牧,在利用方式上做到了合理、有序。

    巴音布鲁克草原所在的和静县,推进退牧还草、改善草原生态,近年来实施了移民搬迁、围封禁牧、草原生态奖补、水源涵养保护等措施,落实草畜平衡控制牲畜数量,建设棚圈项目开展舍饲圈养。同时,利用草原面积大、人口数量少的优势,合理划分冬夏牧场,定时转场轮牧,并执行“农区畜牧农区养”、“牛羊分类放牧”等规定,草原生态功能得到有效恢复,通过观念更新转型发展草原生态游产业,使高寒地区的“梦中草原”再现勃勃生机,远山映雪、溪湖婵娟、碧草如垠,如诗如画的景色让人流连忘返。

    新源县那拉提草原因其原野上山泉密布、森林繁茂,被人们称为“空中草原”,近年来围绕生态保护着力打造生态风景名胜区,实行人定居、牧可控,牧民养牧与生态旅游并存,游客可以近距离体验牧民生活,那拉提草原形成了以游促牧、以牧辅游、游牧互动的合理开发利用格局,实现了牧为游添景、游为牧增收的目标。

    三、几点建议

    (一)健全机制,强化生态建设保护

    机制建设,是政府强化管理和优化服务行为的具体体现。要按照自治区“四保一完善”,即保生态、保收入、保稳定、保供给、完善相关制度的总体要求,以保护和改善天然草原生态环境,增加牧民收入,促进畜牧业生产经营方式转变,发展现代草原畜牧业为目标,完善生态机制建设,整合多渠道资金、技术以及资源优势,推进我旗生态文明建设和经济社会健康发展。要进一步做好我旗森林草原、河湖湿地的认定和保护工作,对破坏开垦草原和河湖湿地行为要坚决制止和予以恢复。要通过调整结构补助、禁牧舍饲奖励、储草积分兑现等形式,引导群众自觉以草定畜、参与草原生态保护和建设,还巴林草原风吹草低、绿水青山的醉人景象。

    (二)严格规划,建设生态重点区域

    生态保护,规划先行,重在落实。要进一步认真确定我旗的生态建设目标,完善并严格执行“三个规划”,即查干沐沦河流域水源涵养区生态综合治理工程规划、环大板地区生态建设与保护工程规划、西拉沐沦流域百万亩杨树用材林规划;在林业建设上强化“三区治理”,即:“北休”——北部水源涵养林区、“中治”——中部综合治理区和“南用”——南部防护用材兼用型林区。同时,及时做好重点地区森林、草原保护和河湖及湿地保护的区域规划和建设工作,大力发展林草产业,要通过建立健全适应地方生态保护的相关措施,组建有执行力的生态保护队伍,做到分工明确,责任到位,切实加强对森林、草原、河流、湖泊、湿地的恢复和保护,使生态规划目标得到有效落实。

    (三)转变观念,提高公民生态意识

    环境的改变与观念的转变密切相关。纵观所到新疆各地的生态保护工作,最主要的一条是当地群众生态观念的转变,从干部到群众都具有较强的生态保护意识,人人重视生态环境,人人参与生态保护,没有破坏草原的行为。巴音布鲁克草原再广,当地牧民也没有无序放牧,珍视草原如自己的生命。对此,我们要充分利用有线电视、广播、微信、板报、条幅、宣传手册等多种形式,向广大干部群众宣传“草原法”、“森林法”、“水土保持法”等法律法规,引导群众转变生态观念,提高社会各界对生态保护的认识,增强保护草原、保护森林的危机感、紧迫感和责任感,不乱挖滥垦草原和湿地,不破坏草原生态植被,自觉维护草原生态系统的平衡和有序。特别是在森林草原、湖泊湿地等生态环境的利用上,要进一步转变思想观念,不能总是局限于为牧而牧放养牲畜,要抓住乡村旅游兴起的机遇,通过建设保护开发生态草原旅游,融入民族文化元素,向绿水青山要金山银山。

    (四)利用资源,开展生态人文旅游

    可以借鉴新疆各地因地制宜利用草原、森林、湖泊、沙地等开展生态人文旅游的成功模式,大力发展我旗的草原生态游。如我旗北部的赛罕乌拉自然保护区,拥有森林、草原、河流、湿地等多样的生态系统,正沟森林茂密、沟谷纵横、鸟语花香、气象万千,荣生十八景奇峰怪石、象形各异,王坟沟庄园式沙地疏林景观、风景如画,第四纪冰川遗迹分布广泛,冰蚀地貌及冰碛保存较多较好,另外还有释迦佛舍利塔及怀州城、庆州城及庆陵、怀陵遗址,这些自然历史景观都是独特的风景线。同时,我旗还有沙漠、湖泊、古榆树群等自然景观,有固伦淑慧公主庙、格斯尔庙、阿贵庙等历史景观,有固伦淑慧公主传说、格斯尔传说、辽蒙文化等人文资源,通过合理发掘及进行旅游开发,可以更好保护自然环境、促进经济发展,以游促保、以保利游,探索出一条适合我旗生态环境保护和生态旅游开发和谐并进的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