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读原著、学原文、悟原理”学习体会文章

    来自:mjy    发布日期:2019/11/1 16:51:00

      

    从衣食住行亲历

    领会总书记讲话

    旗人大办公室主任 宝力高

     

    2012111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常委同中外记者见面时讲到“我们的人民热爱生活,期盼有更好的教育、更稳定的工作、更满意的收入、更可靠的社会保障、更高水平的医疗卫生服务、更舒适的居住条件、更优美的环境,期盼孩子们能成长得更好、工作得更好、生活得更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道出了13亿人民的共同心声!更道出了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

    我们六十年代出生的人,对幼时的艰苦生活记忆犹新,同时亲眼目睹和亲身经历了改革开放以来发生的变化,这种变化以“翻天覆地”来形容觉得轻描淡写,用“宇宙爆炸般”来比喻也不为过。这种变化是我们党的几代领导人带领全国各族人民通过艰苦卓绝的斗争,在很短的时间内为13亿人民带来的福祉。推到四十年之前或者更早人民群众期盼的是“不愁吃、不愁穿”,对“住和行”不敢有比当时更高的奢望,而现在人民群众期盼的是“更好的教育、更稳定的工作、更满意的收入、更可靠的社会保障、更高水平的医疗卫生服务、更舒适的居住条件、更优美的环境”。下面本人从自身成长经历谈谈对总书记讲话的深深体会。

    从补丁衣服到“补丁衣服”。我是1975年上小学,当时小伙伴们除了春节之外,其他季节穿的基本是清一色的补丁衣服,春秋是蓝布中山装、蓝布裤子,夏天是白布衬衫、裤子还是春秋的。冬季是女孩子花布棉袄棉裤子、男孩子蓝布棉袄棉裤子或羊皮袄,裤腰带也是用布条缝制的,有时候系死扣解不开尿过裤子。衣袖、裤筒总是有补丁的,哥哥穿小了弟弟接着穿、姐姐穿小了妹妹接着穿,袖子和裤筒短了再接一块儿,最后谁也穿不了就送给亲戚或邻居家小孩子,或者拆线后用难得的白面烧浆糊粘几层做布鞋。特别是羊皮袄至少要穿三冬,实在套不进去了就剪成羊皮垫。春夏秋冬衣服和鞋子都是母亲亲手缝制的,在小学毕业之前除了秋衣秋裤好像没有在公社供销社或大板买过其他衣服,80年前后有了缝纫机,母亲劳动效率大大提高。我们蒙古族有一个习俗:从来不随便扔掉孩子穿过的衣服,八十年代中期羊绒突然涨价,据父母说羊绒贩子把我们小时候穿用的那些羊皮袄和羊皮垫都收购走了。

    80年以后基本消失了补丁衣服,母亲也从煤油灯下缝缝补补的辛苦中解脱了出来,人们穿的衣服花色品种逐渐多了起来,印象最深的是穿到了“的确良”“迪卡”,那种感觉比现在穿戴上“圣大保罗”“爱马仕”还牛。1983年上高中平生第一次穿了二十多元一双的皮鞋,并且还是高跟的,流行了喇叭裤,裤脚是九寸的,男孩子留着十公分的头发、蹬着五公分高的皮鞋、唿哒着九寸宽的喇叭裤、穿着各色花衬衣,现在回想起来恐怕满街都是“天外来客”,心里禁不住暗笑。再后来就是四五十元一条的牛仔裤、一百多元一件的西装……现在人们穿的别说花色品种,每个人身上仅上下衣服至少一千元以上,特别是年轻一代不但追求时髦,更追求品质和个性化,有意思的是,现在年轻人的个性化无论离奇到什么程度,社会上都能够接受和认同,我们社会已经走出了“大惊小怪”的年代。这两年网上有一篇图文并茂的幽默短文,经典表现了我们时代变化:有几位上身袒胸露背、下身穿时髦的露大腿暴膝盖或“补丁裤”的美女下乡慰问贫困户并给贫困户捐助了几百元,贫困户大娘拿出三百元给这几位姑娘说:“姑娘,你们裤子都破了还来慰问我,回去买条新裤子吧!”

    这就是我们没钱而穿补丁衣服到有钱买“补丁衣服”的时代变迁短短几十年……

     

    从吃粗粮到吃“粗粮”。我们小时候主食主要是玉米面锅贴、炒熟的玉米渣、玉米面和小米,80年以前炒米也是很少的。那时小孩子们最期盼的是过春节,春节就能吃到酸菜馅儿饺子、馅饼、蒙古果子和糖块、大枣、黑枣、冻梨及罕见的饼干。春天盼着生产队膳马,膳马时给马倌叔叔溜须能吃到一丁点烤马蛋,因为马蛋一般是不给小孩子吃的;夏天偶尔能吃到韭菜鸡蛋馅儿馅饼,堪比现在的“鱼翅”“燕窝”;秋天盼着生产队秋收,因为秋收时生产队杀几只羊,用大块儿羊肉煮小米,全队男女老少都去吃,同时还可以随便烤玉米棒子吃。初冬时生产队屠宰几头牛,给每家每户平均分不多的连骨牛肉,因为杀牛有限无法达到每户都能摊到好部位肉,往往引起纠纷,羊肉是按人口分活羊的,5口以内一只、5口以上两只羊,因为当时大部分家庭人口普遍多,那点牛羊肉节省着吃还是不够的。大约到六月份生产队把下犊的母牛按人口分给各户挤奶,能喝到纯正的牛奶,用牛奶泡玉米渣和搅玉米面吃,这绝对是美食。七十年代初我们那里先后去了北京知情和赤峰知情,在知青点有用玉米加工“钢丝面”的,偶尔买回吃酸菜卤钢丝面,把耳朵揪下来都不知道。

    当时每月粮食是到公社粮站凭粮票领取的,以玉米为主,白面每口人每月才几斤、豆油每口人每月才几两,少的可怜,大米基本没有。每月初领粮食时全公社牧民牛车、马车、毛驴车在粮站门口排的满满的,好比现在的春运景象。

    小时候跟着大人经常去参加亲戚家孩子婚礼,不管哪家,婚宴都是一样的:每桌一份一斤碗炖酸菜加一小碟疙瘩白胡萝卜咸菜,炖酸菜有时候续添点,一桌围着坐十几个人就一杯散白酒传递着喝,一般不超过四杯,主食一般是少的可怜的羊肉块儿煮小米粥。但这样的婚礼还是很愿意去参加的。婚桌上炒菜是八十年代以后的事情了,等到九十年代初牧区婚礼桌上见到了手把肉。

    小学时学校离家里几公里远,学校哪有食堂,午餐是自己带的,一般都带上玉米面锅贴或玉米渣,大家围着炉子或烤玉米锅贴或开水泡玉米渣美滋滋的吃。到初中时午餐由开始的玉米锅贴改善到馒头,因为牲畜包产到户后,牧民卖一头菜牛奖励一定数量的白面指标,当时叫做“外贸面”,虽然时常有发红的或发黑的白面,但还是很好吃,有浓浓的麦香味儿。高中时学校食堂以小米、馒头和清水萝卜汤、清水炖白菜为主,一周有两次大米饭,错过打饭高峰就吃不上,为了能吃到大米饭有时逃课提前到窗口占位,每周两次的吃大米饭时间简直是两场世界大战。那时男生伙食费每月一般不超过15元。偶尔去鹿鸣春吃一顿两元一斤的包子或去抻面馆吃碗一元一碗的拉面,现在想起来也流口水。1986年上了大学,一下子从“贫困户”翻身为“富裕户”,每顿饭十多种菜、馒头米饭随便选,每月伙食费猛增到40多元。有时同学集资聚会找个小饭店点一些毛菜,没钱摆阔气,有那么两次当兵的表哥和出差到呼市的两个亲戚召集我们上大学的孩子们吃顿“大餐”,高兴得至今都忘不了。坐火车上学四年知道卓资山烧鸡很出名,在车站推车卖10元一只小的也舍不得买,大四时四名同学在内蒙古民贸公司实习正赶上公司搬家当一天义务搬运工,晚上被请一顿第一次吃到了烧鸡,回学校给其他同学炫耀好几天。

    社会发展到今天,吃的问题没有必要细说,现在人们吃得不知道吃什么好,有些事情真可谓是“吃饱了撑的”。我们是少年时期吃粗粮长大的、步入青年开始尝到了细粮的美味,到了中年为了养生倡导吃粗粮。

    这就是我们没钱而吃粗粮到有钱买吃粗粮养生的时代变迁短短几十年……

     

    从土房到楼房。我们这一代基本上都是住土房长大的,包括县级及以下城乡长大的同龄人。黄土板墙房或偏远的牧区用柳条编成蒙古包状、里外用黄土泥抹封的圆顶土木结构房,是当时农村牧区几乎没有什么区别的居住所,个别地方有一些石头砌成的房子,牧区统称为“掰兴格日”或“布恩甭格日”。除了“布恩甭格日”基本都是三间约40平米,东西屋都有大炕、中间是厨房和储物间,一家三代少则五六口、多则十几口都挤在狭小的空间内生活,西屋婆婆坐月子时东屋儿媳妇生孩子的现象很普遍。每年雨季前都用黄土泥拌干草抹一层,到了八十年代初出现了油毡纸,有效解决了年年抹泥、年年漏雨的问题,再后来就是瓦。土房窗户是木质小方格状,早期是用各种纸糊上,采光非常差,七十年代中期改进为用供销社卖的大白纸(其实也没那么白)糊窗户,哪个格子漏了就剪一小块儿纸补上,七十年代末期又先进一步,窗户上半部为纸糊、下半部为玻璃框,采光大大改善,等到八十年代出现了木框全玻璃以及后来的钢框玻璃窗户。土房内墙“装饰”是糊报纸,每年小年后、除夕前都得糊一遍,糊几年后高粱杆固定的棚顶撑不住往下沉。报纸主要是当干部的亲戚家送的或供销社买的人民日报和内蒙古日报蒙文版为主,那时候可供小孩子们读的课外读物极少,到小学三年级能认完整的蒙文后“墙报”是我们的主要课外读物,我们在墙上知道了华国锋、邓小平、叶剑英等领导人,还知道了苏共有勃列日涅夫、朝鲜有金日成、南斯拉夫有铁托,一年之内基本把东西屋的墙报看遍,墙报看完了站在炕上读“棚报”,因为延误帮家务活经常挨训。几乎每家都有一种统一装扮,就是后墙上贴满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主席、周恩来、朱德的画,其下方是装满爷爷奶奶、父母、亲戚难得的黑白照和我们出生几个月后的珍贵“裸照”的相框。东墙或西墙上也有两件特殊的装饰,一个是每家都有的圆形喇叭,早中晚听新闻和歌曲,当时瞅着纳闷:“喇叭里说话唱歌的人究竟在哪儿?”,后来收音机声音在土房响起来,喇叭被无情的冷落直至下岗;另一个是民兵家都有半自动步枪或AK冲锋枪挂在孩子够不着的高度,但趁大人不在家还是有办法拿下来比划比划或压子弹玩儿,天知道怎么会没发生走火事故!当时社会还是很安定,从来没有听说谁家枪被偷了,假如放到现在真难料会出什么事儿!土房所谓的家具是几乎家家都一样的两组黑褐色“堂柜”、外屋碗橱和炕桌,“堂柜”大概在80年前后几乎一夜之间都刷了红漆,个别也有龙凤图案的,炕桌是吃饭、写作业多用途的,晚上在煤油等下看书、写作业或抓内衣虱子及虱子蛋,抓虱子是很过瘾的活儿,八十年代以后出生的人恐怕没有见过虱子。被煤油烟熏得鼻孔每天早晨醒来是黑乎乎的,奇怪的是当时小学初中生很少有近视眼和肺病的,七十年代后期改为点蜡,和煤油灯不可同日而语,大概1981年夏末秋初生产队通了电,第一次用电灯那天晚上全家高兴得都不想关灯,为了庆祝还做了白面条。一直到九十年代初大板街不少干部家庭也都住土房。

    在农村牧区出现砖瓦结构的房子是八十年代中期,那时有了“万元户”这个名称,就是那些“万元户”率先建起了标志富裕的砖瓦结构大房子,也是那时候有了“三间半”“四间半”这个称呼。和“三间半”同时出现的是黑白电视,彩电进家是九十年代初期。

    我第一次见到个人家住楼房是在1983年到赤峰上学去亲戚家,觉得住楼房很漂亮并且很羡慕住楼房的人们。九十年代中期和老婆有一个愿望--“在40岁之前不管大小能住到楼房就心满意足了”,结果40岁时已住到第二套楼房并且是147平米的。现在别说城里,农村牧区完全消灭了土房,不时也能见到二三层别墅或欧式建筑,南方就更不用提了。当今楼房除了居住功能之外,还成了积累财富的有效投资载体。

    这就是我们没钱住好房到有钱建好房或买楼房的时代变迁短短几十年……

     

    从勒勒车到小轿车。我们小时候生产队有很多牛车,主要是用于从东乌旗额吉诺尔拉盐,一次来回一两个月。到七十年代中期勒勒车基本淘汰,改用四套马车拉盐,时间缩短到二十来天,当时能坐上一回生产队的四套马车堪比现在坐一回宾利车,那还得给脾气总是不好的“老板子”叔叔溜须。农牧民出行从牛车到驴车,再从驴车到骡车,从骡车到马车,当然也有骑马、骑骆驼的。

    七十年代中期在乡下自行车是很少见的,80年前后农村牧区自行车逐渐多了起来,主要是“红旗”、“ 凤凰”和“飞鸽”牌自行车,一台120元,当时是天价并且凭票才能购得,农村牧区掀起了学骑自行车的高潮,无论男女老少都学着骑自行车,就像现在年轻人在驾校学车一样。小孩子在车座上腿够不着,左手抓车把、右手抓车架横杆,右脚在三脚架中间伸进去、屁股在左边歪歪着蹬自行车,稍大一些就跨到横杆上面屁股左右摆动着蹬车,样子很滑稽,恐怕是世界上骑自行车方式的“伟大创举”。当时能够骑到一辆新自行车的荣耀不亚于现在开一辆宝马车甚至更高。

    上高中后坐班车是个要命的过程,巴音查干苏木路过独石到大板每天就一班,每次开学时动作灵敏的、力气大一点的人能挤上车甚至爬窗户上车,总是一半人落下,司机脾气也很爆,就18公里的路程也不回来再接一趟,这估计和企业效益与职工收入不挂钩有关。从大板到赤峰班车一票难求,一般找在派出所的表哥“走后门”买票,为了节省七角钱一般买4.7元的慢车票,到赤峰5个小时。上大学第一次坐了火车,从赤峰到呼和浩特坐“草原列”24小时,车上经常遇见扒手,期间至少站立12小时,但不觉得累。

    八十年代中后期先有了轻骑摩托,后有了幸福250摩托车,九十年代初幸福125、本田90等摩托相继普及。私家车出现好像是在20世纪末、21世纪初期,短短二十年私家车普及率比超音速还要快,快到让道路交通设计师和城市规划师们都没有预测到会堵车。现在人们远行开车有高速公路、坐火车有高铁、乘飞机比当时坐毛驴车还常态化……

    这就是我们从坐勒勒车到开小轿车的时代变迁短短几十年……

     

    我之所以浪费篇幅、占用你我时间来细细刻画陈年往事,一是想充分表达对时代变化的万分感慨,二是想唤起年轻一代了解其父辈走过的艰难路程及当今来之不易的美好生活的珍惜之情。是啊,短短几十年这种梦幻般的变化始料不及,我们仿佛从地球一夜之间飞跃到了外太空般的感觉,我们的父辈、祖辈对此感触会更深刻。这种变化是谁带给我们的?!当然是伟大的中国共产党!我们的党自建党之日起把人民的利益始终放在首位,衣食住行是亿万老百姓最关切的生活基本需求,我们的党成功解决了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我们这一代人是伴随着这个过程成长起来的,亲身经历了从衣食住行等物质匮乏年代到物质文化极度丰富的变化过程,对这个过程我们必然有无限感慨、必然有无限感激、必然有无限敬仰之情!

    中国共产党在1921建党,仅用了28年艰苦卓越的斗争建立了新中国;仅用30年的时间完成了社会主义改造和建立了完整的国民经济体系;仅用了40年的时间摆脱了贫困、解决了13亿人的温饱问题、完成了飞跃式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如今在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我国社会已全面进入发展新时代,即将全部消灭占世界五分之一人口的贫困面貌,奔向全面小康社会!这种惊天动地的事业只有中国共产党完成了,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够完成!纵观世界历史没有一个政党以如此的速度完成如此的伟大事业,英国从15世纪中叶算起用300多年的时间成就了世界霸主地位,但它是侵略性、殖民扩张性的;美国1776年建国用近200年的时间到20世纪中叶才建立了世界霸主地位,但它是霸权扩张性的。我们的党领导全国各族人民仅仅用70年的时间崛起在世界东方、屹立在世界民族之林,但我们是本土自力更生发展的,这与其他强国有性质上的区别。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已进入新时代,我们的党带领全国各族人民为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而正在努力奋斗!就像习近平总书记讲的“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坚定“四个自信”?!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增强“四个意识”?!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做到“两个维护”?!

     

     

    在此赋诗一首,作为对这伟大时代的感慨和结束语:

     

    中华文明五千年                继往开来新时代

    几度兴衰曾不断                豪情唱向复兴路

    多少英豪洒热血                只为人民谋幸福

    上下求索图自强                只为民族谋复兴

     

    开天辟地七十载                五十六曲同旋律

    翻江倒海四十春                合奏共圆中国梦

    喜迎如今新时代                巍然屹立在世界

    山川江河展笑颜                祝愿祖国永辉煌